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邑人的天空,我在飞翔

李啸天的个人博客

 
 
 

日志

 
 
 
 

为余秋雨一辩  

2006-05-25 12:56: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邑人按:余秋雨日前在公开场合把"乐山乐水"读成通读音,结果引来轩然大波,许多人以把学者拉下马为耀,痛批余秋雨.今读到下文,感到有些意思,转发来,以作茶间小品,供人一乐.又,本人思维之开拓,初赖余教授<文化苦旅> <山居笔记> 甚多,后及长,涉猎渐宽,但心中仍拜余先生为初师.


关于“乐山乐水”的公案

作者:中国艺术研究院 周契

余秋雨教授在中央电视台歌手大奖赛的点评中偶尔提到“乐山乐水”,有人认为这个“乐”应读作yao,于是网上和小报间就有人大加炒作,认为这是“常识”,甚至提出要取消余教授的评委资格。幸好有好几位资深语言家出来主持公道,阻止了一场闹剧。

  这使我想起十九年前的一件往事。当时,北京有一个剧团排演一出新编历史剧,其中有“乐山乐水,见仁见智,各持己见,相得益彰”的台词,彩排时有一位老年剧务说,早在私塾里听先生说“乐山乐水”的“乐”要读yao。一翻字典果然如此,但导演和演员坚决反对,因为照字典读剧场里没有观众能听懂。为此,剧团询问了我们,我们又找了几位语言学家商量,大家一致认为口语读音不必拘泥书面读音,而且“乐”字的几个异读正在作现代归并,除音乐的“乐”外,其它均应并入快乐的“乐”,连常用的“不亦乐乎”也不例外,更不必说早已退出实用口语的yao音了。

  这位导演想到,上海大导演胡伟民先生也排过这台戏,就去电话询问。胡伟民先生说,他们演出的时候肯定读“le”,而不是“yao”。但为慎重起见,他会请教当时担任上海市中文学科教授评审组负责人余秋雨教授。过了两天,胡伟民先生回电,说余秋雨教授与复旦大学、华东师大和上海师大的四位语言学家教授进行了讨论,认为在舞台口语中以读“le”为妥。由此可见,余秋雨教授至少在十九年前就遇到了这个小小的“公案”了。

  事有凑巧,这件事发生后几天,我正好有事要去拜访曹禺先生,顺便问起,他从巴金小说改编的剧本《家》里有一个最重要的反面角色叫冯乐山,满口都是“乐山乐水”的,每次演出时叫他冯乐(le)山,还是冯乐(yao)山?

  曹禺先生惊喜地反问:“什么冯乐(yao)山?为什么这样读?是古音吗?”

  我说清了原委,曹禺先生笑了,说:“这连我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戏演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从解放前演到解放后,从来没有读过yao,也从来没有听到过哪个观众有不同意见。”过了一会儿,他又说:“这个名字是巴金先生原著里就有的,我与他读起过很多次剧本修改的事,他也每次读le,从来没有读过yao,不信你们去问!”

  我们倒是没有去问巴金先生。但是,那台新编历史剧演出时演员说了那么多遍“乐(le)山乐水”,从来没有一个观众提出要读yao。当时观众的古典语文修养,要比现在好得多。

  因此,作为一个老年学人,我要提醒那些为了一个古音异读就要“炮打”、“开除”大学者的人一句话:在你们昨夜查阅《学生小词典》之前,文化界已有很多事情发生过。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