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邑人的天空,我在飞翔

李啸天的个人博客

 
 
 

日志

 
 
 
 

19日,我流泪了  

2008-05-19 15:39:47|  分类: 随想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早上来上班时,看到有同事在群里的一个视频。看完后眼泪夺眶而出。生命,竟是如此的脆弱。

 

 

部分方言听写:
 “老婆怀孕几个月了?”
“晓不得。我在外面打工挣钱,她主要照顾家里面的事情。”
“只要你能坚持就好!”
“我自我感觉,我是第一个身背三块预制板的人当中,囥(音kang,方言,盖住之意)在地下,始终不得动弹……我三天三夜没吃过一粒粮食,我只喝了点水,来补充自己的水分。但是我觉得呢,但是郎么(方言:怎么之意)说呐,我觉得我命还是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切)“心情很平稳……”
“心情很平稳啊,你要坚持住。”
“唉~~”
“你要坚持住好不好?”
“我觉得有点啥闪失,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了。才地震的那一天两天,是我这辈子最恼火(方言。艰难之意)的时候……”
“坚持住坚持住就好,尽快想办法救你。”
“唉~我说实话,头天晚上我真的真的坚持不过去了,我很想放弃自己的生命,但是我回头一想哈,唉~,我不能……我不能失去他们……说确实的,我不想放弃我家里面的任何一个人,所以说我要坚强……”
“我们也不会放弃你的……”
“我也只有坚强。我必须要坚强,为他们每一个珍爱我的人,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我觉得我要对得起他们,我要对得起他们对我一样的付出的那么多的好。我希望你们大家也一样,不要在任何的困难面前吓到!”
“好好好”“坚持住坚持住,你一定能出得来的,大家都在陪着你,我们都在陪着你呢。”
 记者递水给陈坚喝。 ………… “喝得到”
“我帮你”
“莫来头莫来头”(方言。没关系之意) ………… “我的老婆叫谭小凤,商州的人(?)。这辈子呢,我没抱太大的希望,只是想我们两个呢,和和睦睦过一辈子就行了……”
陈坚坚持73小时被救后死去……
 记者(推搡着陈坚,哭):“陈坚,听得到不?你不回去你老婆还在家里头等你得嘛,……(听不清)……陈坚,你醒一下嘛……”

注:令狐补充提供翻译。

 

第二次,下午2点28分,举国默哀三分钟之时。起立,面向四川。在站起来的那一刻,泪同时就出来了。真诚地为遇难的民众送上个人的哀悼!

19日,我流泪了 - 邑人 - 邑人的天空,我在飞翔

 

再次流泪,是因为以后的新闻报道要注定集体转向了,从“救亡”转到“表彰”的阶段了,再之后就会不断地从一个胜利到又一个胜利了。再多的悲痛与关注,都将会被强行抹去。下面再转闾丘露薇女士撰写的一篇博文: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ac68831a2a4b814f

转贴一些另类的声音 / 梁文道

一、

网易终止与中国红十字总会的合作

通过网易在线捐赠系统,网易在方便网友捐赠的同时,也可对网友捐款总数有明确记录,起到全程监控作用。而网易合作方"中国红十字总会"则不愿意接受此方式。经协调,网易于2008年5月14日22时整停止与"中国红十字总会"通过网易在线捐赠平台的合作,同时启动与廖冰兄人文基金管委会合作。截至 2008年5月14日22时,网易捐赠平台所接受网友捐赠资金将全额转入"中国红十字总会"。2008年5月14日22时起,网易所接受捐赠资金将全额转入廖冰兄人文基金管委会。

http://news.163.com/special/00012MVQ/sos01.html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219620/?start=100

二、传媒同行注定刊登不了的观察:

关于几个问题的看法:

1。关于空投:绝对必要。空投的目的是建立通讯。现在我认为,和交通一样,通讯也是第一要务

2。关于陆航和空军:先进直升机和高水平驾驶员的缺乏,导致人员和物资无法及时进入,成了这次震灾的最短的短板

3。关于军队救援能力:原始、业余

4。关于国外救援队:不允许国外救援队进入是极其操蛋的。在困难的环境里,专业人士和非专业人士的救援能力不可同日而语。

5。关于现场指挥:一片混乱,各行其是,协调无力

6。关于军队素质:大量20岁左右的小兵们依靠自己的本性和双手工作,但有不少兵油子出工不出力,游手好闲,忙于四处征用物资,形象恶劣。

7。关于疫病:甜腻的臭味弥漫在许多灾区城镇,疫病尚未爆发,但已经从远虑变成近忧

8。关于广播:反应最快,最迅速,功能最多样,但是掐断现场报道去连线什么中国银行的老板一类的软广告难以原谅

9。关于温:经常性的角色错乱,说昏话(14日晚12时要打通道路之类),指挥不动部队

10。关于和灾民抢船的记者:没人性的傻逼

11。关于CCTV和新华社:真的很cctv,真的很新华社

12。特警不如武警,武警不如消防,消防不如野战部队,军 队不如父母、兄弟姐妹和配偶(大多数生还者是家属在12和13日的大雨中徒手挖出来的)

13。关于没有人性的王八蛋:15日傍晚在映秀发现一名幸存者,情况非常乐观,中国救援队[中国唯一的专业地震救援队伍]初步处理之后,救援因为天黑中止。第二天六点,天已大亮,但救援人员迟迟不到场,家属没办法,只好自己去请,没想到请申请来文深,一下子来了两支救援队,江西消防和中国救援队都想主

导救援,双方相持不下,浪费了许多时间,好不容易才协调好,开始救援。这两帮没人性的王八蛋耽误了许多时间,没干多久,突然发生了强烈余震,导致幸存者所处的环境结构变化,这个本来可以按部就班不到中午就可以救出来的幸存者,就这样命悬一线。余震后楼房随时可能垮塌,救援陷入了僵局。整个下午,两支救援队一次又一次地陷入分歧,唯一一致的意见是:很困难。两支救援队各自开了无数个小会,做了无数次请示,却一直没有人开始施救。在幸存者家属、单位领导和围观军民的哭骂下,中国救援队脸上挂不住,决定冒险实施新的救援计划,用小刀一点点掏障碍,陶了40分钟,终于掏出个大概来。救援人员体力不支,换了江西消防队的队员进去继续救援,一个多小时之后,人质终于有望被掏出来,消防队开始狂呼叫高级指挥官和摄像立即赶到现场进行指挥秀,不一会,一个腆腹削臀的两杠四星头一回跑过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开始命令救援人员把人质立刻拉出来,并且发出一系列千奇百怪的命令,遭到了中国救援队的白眼和他自己下属的闷头抵制。没想到,人质卡在最后一个出口,无论如何也出不来。两杠四星的王八蛋很不满意,先是要求下属停止救援,拍一段录像给他看,然后强烈要求使用千斤顶,在惊讶地听到救援人员说此方案老早就已经被否决(因为没有支撑点,强行上要造成楼房垮塌),并且因此遭到围观军民的白眼和斥骂之后,很是不乐,正好有人通知他去开会,他就要求下属霸王硬上弓,把人质扯出来。原话大概是:赶快拉出来,伤了腿,伤了手,立刻就可以抢救。为了满足高级指挥官的指挥秀,低级指挥官极尽奉迎溜须之能事,救援人员发生冲突,延时或者改变救援方案的例子,据本人现场观察,虽然不会每一例都这样极端,但是比比皆是。这是个王八蛋和奇迹共存的世界。万幸的是,那些爬进危房的施救人员的专业道德还没有丧失殆尽,尚能够恪尽职守,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少数不幸沦为人质的幸存者身上,奇迹才有可能发生,得以死里逃生。

14。在映秀镇周边的街道上,到处都是满身灰尘、两眼含泪踟蹰而行的人。呼儿唤娘之声,终日不绝于道,让人不忍卒听。

三、某媒体记者的另类观察:

一北川当地救援人员说,地震发生后,几乎所有的政府救援力量都去救县委县政府了。

一来自江苏某地的地震救援队长,救谁或者先救谁那是要看关系的!

到北川一些学校的现场,你会发现自己的手很有力,因为你能轻易掰断钢筋!镜头上扶出获救者的永远是政府的救援队员、军队的士兵,但在救援过程中,可能很多时候发现者、实施者是志愿者。

四、转贴好文一篇

让灾民说话

http://pinerpiner.spaces.live.com/

地震的头两天,我通宵看央视新闻频道,后来才转到四川卫视,发现这个频道果然比新闻频道好得多,因为它有更多更深入的现场报道,有更多灾民的声音。

那时候,它的记者甚至会登上废墟,把话筒递到刚刚被扒出来,打上吊瓶,还没上担架的幸存者脸前。

但是,到今天,当报道不再以灾情和现场救援为主,而转向灾民安置时,这个台的记者们开始变了调。

问:"你在这里住得还好吧?你们的这些那些都没问题吧?"

答:"很好,很满意,很舒服。"然后是:"我们相信政府一定会……"

于是,记者转向镜头重复:"他们过得很好,我们相信政府一定会……"

——他们只让灾民说他们现在想要的话:证明政府做得非常好,灾民的生活情况非常好。

如果你看了电视问:"这是真的嘛?"我会说你好傻。这种采访方式所反映出来的情况不可能是真的。

得出这个结论不需要提出相反的证据,因为这种不客观的方式注定不可能反映"客观"的真实。

刚才,我就是这样告诉我的朋友鱼的。如一些朋友知道的,鱼通过私人募捐筹集了一笔钱,希望用于对绵阳地区灾民的直接救助。我们的想法是:以小小的个人之力,提供政府所没有给到,而灾民又确实需要的。

然而,现在看来,好像政府救助得还不错?难道没有需要填补的需求了?

然而我们很快确认,这种报道不可能反映真实的情况。理由如上。它的主导性实在太露骨。

没有完美的救助,不可能没有被遗漏、待满足的需求,这才是常理。灾民想说的话怎么可能只有"很好"、"很满足"?如果你再多给他30秒,可能就够他说出在你这旁观者想象之外的问题。

记者只向救助者问需求,政府官员或医护人员说:我们需要帐篷,需要这个那个。于是一个个灾民就这样被完全代言了——但本来只有他们才能对自己的生活状况和需求做出最准确的评估啊。

为什么不让灾民自己说?为什么不诚恳一点点去观察他们、问他们?

因为媒体/政府不想。现在,他们已经从起先的危机-悲情主题,开始迫不及待地向第二个主题过渡:感动-赞美。为了张扬这第二个主题,他们利用幸存者,而同时,淡化痛苦,抛弃死难者。

当话筒再次伸向一个刚刚脱离险境的灾民时,他流泪说出的是:感谢,感谢,感谢。

(现在,不需要他诉说恐惧了。)

当发布一个有人在128小时后获救的消息时,现场记者介绍说此人是经现场截肢后才被抬出的。多么悲惨,是哪里被截了?截了多少?为什么决定要这样做?他/她最后活下来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看电视的我非常想知道。但主播却不追问这些关键的情节,她中止了和记者的连线,简短自信地做出结论: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现在她需要好消息!现在她不想再处理坏消息!所以不会再有坏消息!伟大的她、四川电视台、CCP。)

在危机—悲情的主题阶段,如果你能听到更多灾民的声音,那是因为他们需要,现在,如果你听不到灾民的声音,那也是因为他们不需要。第一个阶段中的大量报道曾被用来论证中国媒体更加开放透明,然而,第二个主题的过早的张扬,却暴露了CCP还是那个CCP:他所掌控的媒体,始终都要被用为加强其统治合法性。

他们在处理危机时绝对忘不了利用危机:无论是"团结"、"众志成城"这些宏大说词,还是"我们永远在一起"这类诉诸感情的说词,共同的目的都是要用同一个永恒的主题对国人进行再一次的皮下注射,只是在不同的时段,这同一个主题稍有不同的旋律,先是中国需要CCP,然后是CCP就是好。

这第二个主题的中的论述很虚伪,因为有了第一个主题中的大量铺垫(比如W的优秀演出)而很容易被人接受,而且这也许是局外的普通观众愿意相信的——因为他们已经累了,不想再被灾难和痛苦困扰了,他们乐于尽快看到光明,而忽视了自己正在被饲喂这光明。

不得不说CCP真是议程设置的高手——然而他们何尝又是什么高手,他们所做的不过是控制,让非主流消音。比如,今天沈睿在她的博客里写道:"报纸的编辑中午写来信,还是要我写地震的评论。但是还说,有三条要求:一是不许探讨地震灾难发生的原因,包括不许讨论校舍是否属于豆腐渣工程等等,二是对赈灾款物的征集和发放不得进行评论,三是不得对灾区官员的贪腐和渎职行为进行批评。"

此时此刻,我强烈地感到,我们是多么多么需要突破言论封锁,不是为了我们的言论自由,而是为了那些痛苦的生命!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