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邑人的天空,我在飞翔

李啸天的个人博客

 
 
 

日志

 
 
 
 

到郊野去  

2008-08-21 23:46:59|  分类: 随想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身在城中,工作,单调的过活,有时会有一种很类的感觉。譬如,现在的我,连续高强度的工作,身体几乎处于透支的边缘,每天下班颈椎与腰椎都特别的不舒服。这还没什么,坚持一下也就过去了。但另一种不幸的消息却不期而至,这种打击源自内心,虽有预期,但消息来临,却把持不住,当初差点不将自己跌下凳子下去,头脑一片轰鸣,不知周遭的一切。然后就有一种涩,从内心深处熏染开来,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唯一的感觉,就是苦。

然而,还不能逃避,只能将自己套在其中。唯一能做的,就是邀请几个朋友去K歌房里去,叫上几只啤酒,装作很开心很豪爽滴唱与喝。点几首歇斯里地的摇滚乐,放开喉咙喊几把,都是崔健、黑豹那个时代的歌曲,倒也欢畅。在别人的欢乐中,不知不觉地进行着自己的发泄。然后出来,闷头睡一觉。知道,什么事情都改变不了,只能以这样向自己告别。回到工作中,更加的卖命,以求思想的无暇思考。觉得,人有时作为动物,也是一种幸福,可以无思无虑,不愁不悲。但稍稍放松,其实还是想逃避,逃避自己。想去郊野去,到没人的地方,在那里放浪形骸一下,彻底还原一次自己,把身心都交给原野。

N年前,还在读中学,高三。上学期的期末考试结束了,所有的人都回了家,我却不想回去那么早,就多留了两天。那天,早上起来,突然什么都不想干,就从小城的中心想着城外慢慢的走,一路步行。那时是冬天,北方的冬天白天的温度也在零度一下,越是离开城市,越是觉得身上的衣物变得单薄。不过那一天的阳光很好,絮絮地照耀着四下。不过空中有风,不算大也不算小,四五级的样子,早些日子里下的雪基本上都融掉了,只在阳光照不到的背阴处还留有一些痕迹。我走的方向是往南,于是一直向南,完全的信马由缰,看到路了想拐就拐一下,不想拐就直着走下去。头脑里基本什么都不想,就是简单的走啊走。最终经过一个很大的坟场,里面有好一些墓碑,又很认真地停下来去看那些墓铭志,也没有寻到什么好玩的语句或有意义的东西。再往走了一段,到了一条河边。河中间还有水,掩在厚厚的冰层下面。我突然不再走,好像目的地就是这条河一样,在河的北岸,依着一段河坡,在已经枯萎泛黄的草皮上躺了下来。突然发现,原本还很大的风,却在躺下之后,立时感觉不到了,而稍微直起一点身子,马上又觉察到一股寒冷。索性完全躺下来,而接下来的事竟然是很快地进入了梦乡。我竟然睡着了。

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周遭没有一个人影,似乎所有的天与地都向我聚集起来,而我在其中自由的徜徉,一样内心流出熨帖感从心发出,那一觉,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当然,那不可能是一个长觉,毕竟身边的温度并不高,沉睡过去是很有感冒的可能。这种世俗的想法促使自己努力地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去重新打量这个世界。觉得一切都很新奇。后来又是怎么慢慢地走回了住处,现在已经无法想起,但在刺骨的寒风里,我却得以在一个相对舒服的环境地安然滴睡了一觉,这种感觉,一直存留在了我的记忆之中,挥之不去,成为思想与意念融入原野的一部分,好生怀念。

离家经年,而每次回家,我都会到家乡的田野里去走一走。一方面,是为了找回更早一些的儿时的记忆,想起在某处曾经偷过别人的瓜果,掰断过别人培植的树苗,或者在那里曾经做过什么的游戏。但更多的还是想将自己的身心放到原野里去,暂时什么都不用想。只去呼吸一下原野里和缓的气息,充满了植物汁液的味道,让它们暂时占满自己的思想。因为对于自己来说,这样的时候并不是很多。每一次回家,我都会这样的去走一走,早些年还会在白天,但总会遇到乡亲,需要客气地打招呼。后来为了不再打招呼,让身心不再收到隔断,边选择在晚上出去,到田边去走一走,呼吸一下,成为了惯例。但离家的时间越来越多,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连这样的时间也少之又少。于是格外怀念儿时在野外露宿的时光。那时候,农村里的电力不足,在家里连电风扇都不舍得用。每到盛夏,村里的人便各自拿了席子在打场地上,寻找一棵大树,将席子铺下来,躺上去睡。因为有夜风,文字也很少,一夜下来有很清爽的感觉。当然这样的睡法对身体并不安全,曾有邻村的中年人在这里的夜里突发脑溢血死去,也有小孩子会得面瘫。但这样的概率,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并不会放在心上,于是就每到夏天,便各各选择一块较为干净的地方,早早将席子放下去。而对于小孩子来说,则可以打破家庭的概念,一群要好的孩子,可以挤挤挨挨地躺在一起,这种气场很具有吸引力。还有,这样的休息,还可以让孩子们在夜色的掩饰,充分发挥着内体荷尔蒙的刺激,去相约了搞些小破坏。去偷东家的西瓜,西家的香瓜来。种种劣迹,每每在白天里会听到受到光顾的家庭主妇大声的诅咒与谩骂,小孩子们则嘻嘻哈哈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我也做过。只是,后来,随着电力的发展,影视的发达,这样集体露宿的场面再也看不到了。而且,不在从事小农成产的田地,也不会每家都种几棵瓜果了。儿时的记忆已经成为了绝唱。回忆总是温暖的,我有时回忆自己的劣迹,会感到不好意思,但那时的露宿,却永远新鲜。再也不可能与人一起数星星了,现在的天空也不再有那时的蓝色。

回来郊野,融入野地。每每在内心深处生发出来,却屡屡不见实施,这样下去,不免会嘲笑自己,笑自己的缺乏勇气。但现在,身心俱疲,而郊野就横在那里,却不能够,只能用这样的想象来还原自己。无奈,又有什么样的办法呢。其实,心静自然凉,即使身在闹市,自己想放松也还是可以的。自己喜欢去逛各种寺庙,很大程度就是为了那份静,来自心灵的静谧与安帖。但市井喧嚣,往往使得这种安静在一转身之间就变得荒唐可笑起来。于是,还是想念郊野,怀念那一份自自然然的静谧。如果说污染,整个北中国的天空都是阴霾的,不再有干净的空气。但起码,在郊野,没有噪声的污染,也没有光污染,这两份省心,就足以给人以很多的免干扰,使心情能够静一会儿。

这个时候,我所怀念的,就是这样一个原野,可以使自己安静得睡一觉。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