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邑人的天空,我在飞翔

李啸天的个人博客

 
 
 

日志

 
 
 
 

1949年以来中国拍的最好的一部电影  

2009-01-04 23:39:52|  分类: 观影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9年以来中国拍的最好的一部电影
邑人 发布于:2009-01-04 23:29

霸王别姬Farewell My Concubine(1993)剧照 #21 

 

毫无疑问,《霸王别姬》是1949年以来大陆拍的最好的一部电影。当然,有人说最好的是《活着》,还有人说是《阳光灿烂的日子》,但《活着》显然是小说比电影更精彩,而《阳光灿烂的日子》则有为残酷的时代开拖的嫌疑,都存在着硬伤,而《霸王别姬》无论从史诗性的题材,还是人物的表演,都十分精准到位,几乎找不到什么瑕疵来。有张国荣的表演,更足以名垂青史,而葛优则更多让人记住他的是玩世不恭的喜剧形象,似乎把他在《活着》里的角色给忘记了,而《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夏雨则只此一部电影,然后就在大屏幕上几乎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还是在《梅兰芳》公映之前,北京三里屯的美佳影城回顾式地放映了《霸王别姬》,能在大屏幕上看到这部电影,当然要不失机会。最后找到胡童鞋一起赶去致敬一把,进得影院,里面果然大都是70后级别的童鞋。在已经显得有些陈旧的胶片之下,黑暗中,我还是掬了三把眼泪,再次被感动了一下,为电影中的人物及故事,为过往的岁月,为时代的无厘头。

 

如果要将影片看成成名伶程蝶衣波澜起伏的人生传记的话,发生他身上的所有,实则都是时代弄人,他本来可以好好过完他的一生的,但时代的变换,却强加在他在的身上太多的印记,而且都是他不可承受之重的东西。悲剧就是这样发生的,不由个人的意志所转移,而是强加给你,全然不在意于你是否去接受他。

 

《梅兰芳》还在上演,而梅兰芳之所以伟大,在于他基本上正确地走完了自己的一生,本分而且顺应了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变化。所以章诒和女士说梅兰芳是一个“有故事而五故往的人”,他的身上较少故往,所以《梅兰芳》也少了一份史诗性,而只是一部优秀的传记片,或许还有别的原因存在,比如收到政策及梅家后人的牵制,无论如何《梅兰芳》并没有超越《霸王别姬》,陈凯歌只是继承了自己,没有超越自己。还是芦苇的那句话,“拍《霸王别姬》和《活着》的时候我比较高兴,我觉得我们终于起步了,可我没想到,那就是我们的终点。”时代的缺陷太过于明显,眼下的时代在言论的尺度上还不如1994年前后的时代,这也是一种大的悲哀,生在此时代的大不幸与大悲哀。

 

小豆子生为窑姐的孩子,或许这本身就是他的不幸。而他的母亲又要将他送到戏班里去,希望他能够活命,为此甚至将他多余的一个手指给砍掉。“娘,天好冷,我的手都冰了。”这句话之下就是断手之痛,小豆子的命运在断手之时,正式进入了起伏跌宕的轨道。

 

因为小豆子生的清秀,是戏班中扮演旦角的理想人选之一。但在《思凡》的唱段中,那句“我本事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让小豆子再三的唱成“我本事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其实,这不是小豆子的错,是那个时代唱戏的都是这样,男扮女装,优秀的伶人如梅兰芳就能够出入于席间,对日本人说,“我在台上是一个女人,但在台下我是个男人”。而对于认真的小豆子来说,要他承认自己是在扮女人这个事实太难了,唯一的只要他自己真的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女人。戏如人生,当小豆子唱对了《思凡》,他也已经彻底将自己内化为了一个女性。于是,悲剧已经绝对不可避免。

 

是人都会有爱情,而对于长大之后的小豆子,已经成为角儿的程蝶衣来说,他的所有的情都投入在了演戏上,因为他唱的拿手好戏是《霸王别姬》,而觉得与他配戏的师兄段小楼就是霸王,无论戏里还是戏外,于是他也就爱上了他的师兄。在那个时代,同性恋还为人所不容,但程蝶衣一如既往,从来没有改变过,至死都没有变过。但段小楼却不是如他这样的,它能够游刃于戏里戏外,进得青楼,喝得花酒,还娶得窑姐做老婆。

 

程蝶衣从为皇宫里的太监唱戏,到为乡绅袁四爷唱戏,再到为日本人唱戏,再到为进城的解放军唱戏,再到不能唱戏,时代变幻莫测,但程蝶衣作为一袭伶人,对于所有的这一切都无所感知,他知道唱好自己的戏,好好的去爱着自己的师兄段小楼,只要有需要,他谁都去唱,全然不去管听戏的人究竟是谁,即使是日本人也会去唱。

 

而且,无论是皇宫,还是国民政府,或者是日本人,或者是中共,在本质上,都是对于民众的一种折腾。如果只在一个时代里,程蝶衣都可以凭借自己的唱功做到不休,当然中共是个例外,而且程蝶衣最惨的一段也正是发生在中共的治下。整个中国,也是由皇宫的统治,到了军阀统治,再到日本人,再到中共,真正的好年景几乎都没有真实的存在过,民众一再地接受折腾,而程蝶衣不过是一个缩影而已。只是这个缩影的本身,又有着他自己的特有的故事,于是,悲剧就变成了双重的,既有时代的悲剧,又有个人的悲剧。

 

面对悲剧的发生,旁观者可以去说程蝶衣不该去“疯魔”,但他“不疯魔,不成活”,唱得了好戏,他就必然成为疯魔状,把自己内化为了女性,然后爱上自己的师兄,而当师兄不可避免的要去迎娶他人的时候,他又全然无力去改变现实,只能被动的接受,只能继续去唱他所能唱的戏。

 

但当中共来了之后,一切都不可能存在下去,连戏都不可以在按照旧的去唱,而样板戏又是程蝶衣所唱不来的。还有,程蝶衣自己抱回来的小四,也终于曾经想变成名角,而摇身一变成了为新时代的弄潮儿,开始反水,对于程蝶衣来了重重的一击。曾经的段小楼,也为了活命而说起了言不由衷的话。这所有的变化,都在程蝶衣的可承受范围之内,能够从这个时代里活下来,已经是他的最大的幸运了。时间到了1980年代,当程蝶衣与段小楼再次站到舞台之上,再次开唱《霸王别姬》的时候,孰不料,真的道别真的来了,程蝶衣在戏中虞姬自刎以道别于霸王之时,抽出的不再是一把道具剑,而是一把寒光闪闪的真剑。活了大半个世纪的程蝶衣在戏中羽化而去,在1990年代,陈凯歌为大众献上了这样的一部绝唱,终于早就了张国荣,也给中国电影史苍白的一页之上,填下了浓重的一笔。

 

现在,去回忆《霸王别姬》,还是别有一番滋味。

9.3/9.7

霸王别姬 (1993)

影评(437)

收藏(2994)

霸王别姬/Farewell My Concubine(1993)
  评论这张
 
阅读(19309)|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