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邑人的天空,我在飞翔

李啸天的个人博客

 
 
 

日志

 
 
 
 

2012,贺岁档的完美开局  

2009-11-15 11:24:39|  分类: 观影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贺岁档的完美开局
邑人 发布于:2009-11-15 09:33

2012

 

 

2009年的贺岁档,因为《2012》的上映而提前拉开了大幕。但就《2012》来说,其精彩程度,无疑为今年的贺岁档做出了一个极佳的开局,只要后继的影片有不俗的实力,那么显而易见,一个票房高涨的超长大档期将为中国的电影填写新的神话。
 
现代社会不是一个神话的时代,甚至有关神话的想象都是奢侈的,但《2012》还是以超越的想象力,构造了一个现实的神话。电影故事缘起于玛雅历法,玛雅文明是一个存于中南美的远古文明,玛雅人以精确的立法及高度的古代文明一直为后世所敬仰。玛雅历法从远古的时代,一直记载到了公元2012年12月21日,戛然而止。这是否是一个预言呢?预示着世界文明将在那一天突然消亡,地球将面临毁灭。好莱坞的编剧们正是以此为引子,想象着地球真的在那一天遭遇到毁灭性的打击,他们将这种打击设想为了太阳的不正常运动,太阳风劲起,卷起巨大的能量,使得地球运转发生巨大异常,磁场改变,山崩地裂,洪水肆虐,即使是在世界屋脊的喜马拉雅山,也将面临着被惊涛巨浪包围的境地,地球上的生物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劫局。而人类的自救必须及早完成,唯一的方式及再建传说中的诺亚方舟,将部分人类及动物带上方舟,渡过肆意的洪水。
 
对于执导过《后天》这样的灾难片的导演罗兰·艾默里奇来说,再次执导这样的灾难片,一定需要有所超越才行,不然将洪水版的地球毁灭拍成雪灾版的地球毁灭,将会是多么的没有意思呢。如果换成另外一个导演来拍,说不好真的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好在,罗兰·艾默里奇没有犯这样的错误,他完全贡献出来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末日,表现在各方面更是全面超越于《后天》。他几乎以一样不可复制的模式来完成《2012》,或许以后里面的镜头与某些场面会被不断抄袭,但要想超越,几乎是不可能的。
 
回到电影上来,作为好莱坞出品,当然在故事的设置上,还存在着一些模式化的东西,N多千钧一发却必将安然无恙的场面叠现连连,个人英雄主义是几乎成为了不可避免的设置。这些典型的好莱坞镜头已经成为掠去票房的必备元素,谁也不能够强求好莱坞编剧们不去涉及,不然又如何收取票房呢。但《2012》还是有些独特的色彩,虽然没有完成彻底的超越,但又能做到了自成一格。这里,主演约翰·库萨克所代表的普通人,并没有做到个人拯救世界的壮举,他只是想努力地去拯救自己的家庭,自己的老婆与一双儿女。电影也沿着他饰演的Jackson Curtis的眼光,一路见证了地球毁灭的一幕一幕,而Jackson Curtis正是在地球毁灭的最后关头,带领着自己的家人,从灾难的现场一次又一次冲向可以获救的孤岛。与此同时,演员切瓦特·埃加福特所饰演的Adrian Helmsley,作为世界顶尖级的物理学家,则代表了人类的精英电影以他的视觉告诉观众所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怎么了。Jackson Curtis与Adrian Helmsley形成了这部电影中并行的双主角,代表了个人英雄主义对于家庭的拯救以及精英国家主义对于全人类的拯救两个方面,双线并进,共同展现出了在世界末日面前,全人类的自我救赎行为。
 
这部片子的优异之处,正在于这种双峰线索的交织,如果仅仅有Jackson Curtis一支线索,则整个故事则显得浅薄,人类的劫难变成了一个人一个家庭的劫难,这简直是儿戏。如果只以Adrian Helmsley为线索的话,则故事就变成了精英们游戏,将整个故事抽离了观众的置身感,故事显得虚无起来。双峰线索的交叉,对于整个电影来说,更显得立体,情节也更加的合理。使得整部片子很容易在观众的极端体验中获得体验与认同感,使得一些都变得合理化起来。
 
不过,仅有以上这些,仍然难以说他的卓越之处。更难得的是,片子还汲取了人类对于苦难的先验与此在的体验,比如电影里对于中国四川大地震部门镜头的运用。因为本片在拍摄的过程中,正是四川大地震爆发的时候,导演艾默里奇深受中国人在灾难面前所表现出来的伟大的救援精神,于是临时修改剧本,将四川大地震的镜头添加到了电影之中,以表示对于中国的致敬。而这一添加,也并没有使得电影有任何的突兀之处。
 
而在电影的进行之中,它不仅表现了拯救的过程,还表现出了该如何拯救的探讨。这里涉及到了宗教及普世价值,正如《黑暗骑士》的优异不仅在于其阴暗的色彩,更在于其对于个人英雄主义与法律制度之间的冲突与探讨上。《2012》也充满了这种拷问,即人类为何要得到拯救,人类应该怎样进行拯救,还有究竟谁才应该得到拯救这样的话题。究竟是精英还是普通民众,在生命前面,谁才是重要的,或者说平等该怎样才能被表现出来。电影对于这方面进行了探讨。而且以Adrian Helmsley之口,释放出了无论是精英还是普通民众,在生命面前,都应该得到救赎,人人平等应该被贯彻始终。而正是这样的主题深化,使得《2012》具有了深邃的话题意义,也成为了一部优秀影片应该所应该具有的禀赋。
 
当然,再八卦一点,电影在选取上,有意无意地造成了另外一个局面,就是世界的拯救,靠的是中国与印度。已故学者季羡林一个说法得到了很多的认同,他说世界文明的走向,21世纪以前的世纪是西方文明的世纪,而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而在再一个世纪则是印度人的世纪。《2012》则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季羡林的这一说法。因为在电影中救世方舟的制造地点,正在中国,人类的最后的起飞点也是在四川的卓明基地,而指挥这场救援的Adrian Helmsley则是一个印度裔的科学家。中国与印度共同拯救世界,这个是电影中给人造成了另外的一个印象,当然,这个说法只值得意淫一下而已,算是一枚小八卦。
 

8.5/9.1

2012 (2009)

影评(1475)

收藏(3328)

2012(2009)
回复(0) |收藏(0)|7次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