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邑人的天空,我在飞翔

李啸天的个人博客

 
 
 

日志

 
 
 
 

回望那一个村庄,满目皆是掩不住的乡愁  

2010-02-21 16:14:00|  分类: 观影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望那一个村庄,满目皆是掩不住的乡愁
邑人 发布于:2010-02-21 15:02

宝岛一村

 

春节前,去看了巡演到了北京的《宝岛一村》。是日,北京大雪。吃了“眷村”的包子,很香。这部戏比不上表演工作坊的经典剧《暗恋 桃花源》,但还是不错。看过,让人有话可以说,有话想要说,止不住。

 

宝岛是指的台湾,那个村庄是抽象出来的,概括了台湾眷村的面貌,是总括的眷村。所谓眷村,是指1946年至1949年间,国共战争使大量大陆人移民到了台湾,从而将台湾的人口从1946年的610万激增到了1950年的745万,这多出来的近150万人来自大陆的各地,很多事当时国民政府的公务员及家眷,还有军属等,为了迅速安置这些近乎难民的人员,一些集中搭建起来的“村子”被建设了起来,这就是“眷村”。生活在眷村里的人,在一开始还憧憬着将就一下,一两年之内就打回大陆去,谁知道一等二等竟没了踪影,直到白了头,生了孩子,而且那些曾经作为临时搭建的房子也已经不堪使用,却还是回不去了。故乡,就这么淹没在了崎岖的时光之中。大陆在那头,我在这头。

 

曾经安放了那么多人的眷村,对于老年人来说,一直是感情复杂的所在。而对于在那里生长起来的孩子来说,则有又了另外一番滋味,那种群居的生活,曾经寄托了他们曾经的青春,曾经的初恋,曾经的粗口,曾经的龌龊,曾经的人生,还有父辈的希望与失望,在寄托于被寄托的夹缝中生长起来的孩子们,终于到了成年,开始出走,离开了眷村又回到眷村时,却发现眷村已经无法再存在下去了。于是,整个青春都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中被拆迁掉了。于是,同一个眷村,成了两代人共同的记忆,也成了台湾历史上轻轻涂抹又被轻轻擦掉的一痕。

 

为了共同的乡愁,父辈的乡愁在海峡隔壁,子辈的乡村在眷村自身,而且子辈掺杂了父辈的乡愁,父辈也同样拥有着子辈的乡愁。眷村,曾经的存在,在成为转瞬的历史过程中,被赖声川与王忠伟共同记录了下来,被压缩在了一个舞台之上,三个家庭之间。这一个记录,本身就是了不起的,即使不去看,也能够想象着将会成为一个经典,因为它承载的东西太多,戏剧演完之后,每个看戏的人都可以领取的那份包子,细细的去品尝,其中的滋味,都是有关记忆的,有关乡愁的,有关历史的,香香甜甜,咂思再三。

 

当然,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间,去体味那么多的滋味,会有些苦难的。仅就戏剧冲突上来说,《宝岛一村》的结果稍显复杂,感觉有太多的东西想往这个舞台塞,与至于有些臃肿,让观众有些消化不良。从欣赏的角度,可欣赏性上的确有些不足,不及经典的《暗恋 桃花源》。但对于眷村所涵盖的丰富内容而言,其实《宝岛一村》所涵盖的东西并不算多。那么,看不懂也没什么关系,只要能够感受到其中的一分两分,就已经足够了。

 

而且,对于整个戏剧而言,仅用“乡愁”来概括这部大戏,又是远远不够的。其实这是一部史诗剧,有着波澜壮阔的意味在其中,它是一段历史的忠实记录者与讲述者,足够惊心也足够动魄。我把它从乡愁的角度去说,只是因为这一记忆,与每个人都有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乡愁,即使在自己的生命之中,没有“眷村”存在,但也一样有一个承载了自己记忆的村庄,在个人的记忆深处蔓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从心中留出来,将个人的思念在梦中悄然送达自己曾经的村庄。何况,这个故乡是可以抵达的,而那些眷村的人,他们的故乡,却再也无法抵达了。

回复(0) |收藏(0)|1次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