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邑人的天空,我在飞翔

李啸天的个人博客

 
 
 

日志

 
 
 
 

是知识分子,或者不是?  

2011-07-06 21:27:15|  分类: 读书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知识分子与观念人
豆瓣评分:7.9分(31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有关怀旧。
  
  萧功秦教授的《知识分子与观念人》出版于2002年,写作则基本上都是在上个世纪。而我买这本书的年份记不得了,但肯定也有些年份了。一直没 有看。这几日连续看了基本经济学的书,想调剂一下脑子,以留点时间来消化。于是,在这个间隙,拿出了这本书,用了几天时间来看完。
  
  或许,这本书在刚出来的时候就被我看了,那时对我的影响会更大。因为在2000年左右,我对于知识分子群体的兴趣比现在要大的多。而且一度将职业规划就是去做一个知识分子,结果考研失利,于是进来媒体界,一晃也有些年头了。
  
  因为曾经的情怀,所以现在这个时间来看一本转述知识分子的书,会觉得有一点久远,还有的就是亲切,怀旧的感觉在看的过程中也一点点生成。而书 中再三提到的《切·格瓦拉》,还有“新左派”、“自由主义”这些词语,也是我曾经很熟悉的。《切·格瓦拉》我正式进去现场去看过,而且跟导演张广天还有所 互动。“新左派”这个词语现在谈的人也渐渐少了,而在这本书出版的前后,则正是热词之一。也是学界关注的焦点,也是媒体讨论的热点。
  
  不过,现在都过去了。现在再来读,感觉有一点怪,也有些亲切。原本是一个阅读的调剂,换脑的行为,却一不小心装上了怀旧的墙。也是一种很有趣的体验。
  
  二
  说到收获,这本书给予我最大的,就是有关“边缘知识分子”的描述。结合目前电影院里正在上演的《建党伟业》。边缘知识分子的描述就更加的有意 义。所谓边缘,即进入不了体制内,进入了主流文化圈,自身呈现出游离的状态。这些人,一方面,获得了在文化上的自由发挥的一面。另一方面,他们因为得不到 认可,往往有希望被认可,于是多少都有努力获得认可的行为,但基本上都得到了拒绝,这对于他们的身心会有很大的打击,在自信心与自尊心上受到伤害,内心之 中有一种不平之气,对于社会的评价也比较消极,乃至人性上的一些扭曲。
  
  而且,他们往往又与激进的民粹主义,极端的民族主义交织在一起,因为这些意识形态话语常常可以使得他们对社会的不满情绪的宣泄得到最大的理由 化,在某些危机形势下,他们会突然变成“社会正义”的代言人,变成反主流文化的先锋派。萧教授还特别提到了希特勒的例子。其实,在中国,国父孙中山也是如 此,当年他投书李鸿章,结果受到冷遇,之后才进而倡导革命的。不然,如果李鸿章当初收留孙中山作为了门课,不知中国的历史会不会改写。还有毛,当初他到了 北京,也试图与胡适等进行交游,结果也是受到了冷视,于是进而成为激烈的共产主义者。对于这一点,忘记哪位教授说过了,在毛在北大图书馆时努力交游名流而 被忽视的感觉,可能就是他在建国之后,对于知识分子非常蔑视的根源。想当初,你们不接纳老子,现在,老子比你们强多了,你们连擦鞋都不配于我了。于是,知 识分子全成了臭老九。被重重打到,然后再被踩了一脚。
  
  为了这个缘故,我甚至去了看了《建党伟业》,原本我是坚决抵制的。电影给的印证,其实跟书中的描述差不多,只是被编剧们用另一种语言体系给弄了出来而已。
  
  三
  还有,就是,今天再来看这本书,显然已经有些过时了。
  
  萧功秦教授对于知识分子阶层看的太重,这一点,或许在10年前,其中的观点与现实还有些对应。但现在,却颇有些出入了。至1992年,市场经 济被正式提出始,中国的社会已经发生了严重的变化。而这个变化,在作为人文知识分子的萧教授眼里,其实并没有被充分看到。或者说,即使看到了,但解读的眼 神仍然还是旧有的一套,而与事实不同了。
  
  知识分子在1989年后,便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对于这一点,基本上没有什么分歧。都说从那以后,知识被放下,技术被提起。其实,这不只是与那 场运动有关,而与市场经济的发展,整个社会的变化有关。市场经济对于中国社会的改变,其幅度相对于以前来说,都大的多,完全可以用重构来形容。
  
  萧教授将知识分子提出来作为单独的研究,在在市场经济之前还很有说服力。因为那时候政治上还是大一统,有公共关怀的知识分子在话语的程面上从体制内游离出来,不为体制辩护,而为苍生说话。这其实是自古以来中国传统士大夫都一直在做的事情。
  
  而市场经济的发展,对于社会分工的强化,更加的明显。于是经济学家,法学家,社会学家就成为了显学,纯文化类的学者则日渐变得边缘化,或者对于社会的号召力变的渐远。
  
  而且随着社会的发展,公民个人的身份逐渐雄起,日渐成为直接影响社会的重要力量,公民社会也逐渐成为公众的重要话题之一。知识分子的这个概念则相对变得更加模糊了一些。
  
  就这样层面,公民社会中对于公民的要求渐渐变得更大,而知识分子的作用则相对变小了很多。这其实是一种巨大的进步。民众对于自身利益的追求, 需要靠自己的力量去争取,而不是依靠第三方。知识分子正是这样的第三方。减小第三方的力量,靠自身的力量去争取,这样争取的自由才会更加的真实,也更加的 稳固。
  
  今天的萧教授不知道对于这一点是怎么说的。他的新书及新文章我还没有看。希望我的这些观点能够得到他的认同。虽然我只是一点散乱的想法。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