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邑人的天空,我在飞翔

李啸天的个人博客

 
 
 

日志

 
 
 
 

巨流河:一生无法跨越的河流   

2012-10-18 00:39:35|  分类: 读书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巨流河
豆瓣评分:8.7分(16402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有些书,值得细细看来,《巨流河》就是这样的一本。虽然,大陆版被删去了大量的句子与段落,但书中巨大的时代感还是扑面而来,越过那些被删去的话语,还能尽凭其意向就可以将阅读者携裹起来,让人入乎其间,久久无法出离。
  
  正如王德威现在在《巨流河》的后记中提到的“类似《巨流河》的回忆录近年在海峡两岸并不少见,比齐先生的经历更传奇者也大有人在,但何以这本书如此收到瞩目?”而作为自传,在25万字之间概括整个一生,有些篇章还不免有一种流水账的感觉,但在尽可能的篇幅之间,个人遭际与时代的起伏,那种巨大的错位感,还是让人叹息不知。综其看来,作者齐邦媛女士是一位温柔和婉的人,而透过过去的百年中华史,齐邦媛更像是一位贵族小姐,有着一生都拥有着良好的家教,无论在怎样艰难地岁月,她的教育却基本上是完整的,即便是抗战的炮火之中,她也能在一流的学校中,接受着当时相当高雅的文学课。而正是这样的教育,更使得其在之后的台湾,无论是在教育还是在文学上,都让她做出了一些非常实际的成绩,影响了一大批后起的英才。
  
  如果是在和平的时期,齐邦媛女士怎么看起来都应该是一位养尊处优的贵族,可以成为一位恩泽一方的大家闺秀,而且还能因为自己的学识而博得一些纯文学上的姓名。但正是这样一位瘦弱温婉的女子,却被历史的浊流携裹了,身不由己地卷入其中,无论她怎样想要努力去过一种安稳的日子,而都不能得。1920年代东北张作霖与郭松龄的征伐,随之是1931年东北在日本人的铁蹄下陷落,然后是数年对抗日本的艰苦的战争,而后又是国共的再一次内战,再之后再终于在中国版图上的一隅台湾偏安下来,却又遭遇父亲被开除国民党党籍,还有齐邦媛自身参与对抗国民党意识形态对于文化领域的渗透与控制。大半生之间,想安宁而不得,被动与主动,一届小女子,虽非波澜壮阔,却恰恰是见证了历史发生的整过程。撷取一瓢,仍得以窥视历史之间的风云际会与波诡云谲。而齐邦媛女士自述的历史,其笔触又是和平温柔的,没有采用机锋,故作呼天抢地状,但其动心处,仍在细雨润无声之中,悄然迸发,不觉引人动容,或痴或悲,溶于历史之间。
  
  齐邦媛女士本身世温柔和婉的,但其父亲齐世英却是一代英豪,虽然未能名耀青史,但也不容小视。因为你在其身上,就存在多次改写历史的机会。比如在郭松龄兵谏张作霖之时,齐世英作为参与者,如果能够助益郭松龄一时,或许可以让整个战局发生改变,最后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如果发生,其历史是否会全然不同?还有,齐世英作为抗战期间,整个东北沦陷区的国民党党务负责人,实际上可以说实际上掌控者,如果在日本人投降后由其负责接受东北,历史是否也会因此不同?即便是在台湾,其因为反对蒋介石的具体某项政策而被公开开除党籍,之后努力成立新的党派,如能成功,台湾目前的局势是否也会因之不同呢?历史当然不能假设,但完全可以看出其存在的偶然性,如蝴蝶效应的解释在未发生之前,存在着千般的不同,而一旦其中的某一种发生,就全然不同。
  
  实际上,我们总是在宣称历史是由人民群众集体创造的,而这基本上是一个巨大的谎言。就像齐世英这样一个在历史上并不算最一等的历史创造者,就有可能多次改变历史的命运。谁又能说历史是由一群乌合之众所创造的呢?古斯塔夫·勒庞的《乌合之众》充满说明了这个道理,只有有了人群,在人群之中,无论是多么优秀的人,也会变成庸众,会被滚滚的洪流携裹进去。这一点,《巨流河》中阐释的闻一多,就是这样的典型。单独看闻一多个人,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学者,却在历史的关头,做出了左的选择,之后的命运就身不由己并最终身死,成为文学史的遗憾。群众的盲动,总会盲从于其中跃身而出的指挥者,这个指挥者将操纵所有的群氓,然后使自己获得最大的收益。所以,每当有人打出群众的口号之时,一定要警惕其背后的真实的利益诉求。切不可为人所用,身为炮灰而不知。而且,群众化越是严重,最终受益者就越是少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其作者所言,这个今朝,当然是写作者自己,历史上所有的明君,其实都不如老子我自己。但教科书上,却说,这里的今朝指的是人民群众,谎言到了这种程度,也够人哑笑的。想想还是这一位作者,有写到“谁敢来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他自己不就将历史指给一个人吗?他既敢将历史指给别人,也敢将历史的改变指给自己。而受愚弄者,则继续茫然地相信所谓的“人民群众”,而不知道“人民群众”也需要指使者的。
  
  百年历史沧桑,《巨流河》撷取心香一脉,无论歌哭还是感喟,都系于人心。在和平时期的我们,阅读离乱时期的人与事,感慨实大,而窥视历史的好奇心又使得我们天然地不能完全走入经历着的故事之中,而窥视他人心事之余的感慨,不停留于一时,而是对于自我的人生与认识有所裨益,放才是阅读最大的收获。而这一点,我亦不能做到,惭愧惭愧。
  评论这张
 
阅读(328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