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邑人的天空,我在飞翔

李啸天的个人博客

 
 
 

日志

 
 
 
 

总统杀局:境外势力的民主乱局  

2013-01-08 23:01:21|  分类: 观影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实际上,“The Ides of March ”这个片名直译的意思是“三月十五日”,文言一点可以是“三月望日”。英文单词“ides”,在古罗马历中3月、5月、7月、10月的第15日,其余各月份的第13日。March是三月,片名也即自然是“三月十五日”。 Ides是古罗马历的说法,在这里相当于是中国文言文。把月中的十五日单独命名,其实中国也有,在文言中,“望”即是指的是农历的十五日,而“朔”则指的是农历初一。苏轼在《前赤壁赋》中的开头说“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就是说在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岁在壬戌,他与客人在七月十六那天去赤壁泛舟玩。既是过的意思,既望就是过了望日的第二天,是十六日。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月圆之夜,苏轼“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好不快活一夜。

 

而“The Ides of March ”中的三月十五,在西方中也有典故,因为这一日是尤利乌斯·凯撒大帝的遇刺日,凯撒是西方历史上的明君,他于公元前44年的三月十五遇刺,这一天也就成了有名的凶日。在莎士比亚的剧作《凯撒之死》中,一个预言者告诉凯瑟,要“当心三月十五日”。所以“The Ides of March的”作为片名是一个象征,暗喻着某种争执上的阴谋和诡计。

 

《三月十五日》被意译成《总体杀局》的故事,直接针砭总统大选背后黑幕,更揭示出背叛、贪婪、虚伪等人性弱点。导演及主演乔治·克鲁尼一向对政治非常感兴趣,而且一向共和党不满,在2008年前后一度传出要竞选总统。而《总统杀局》也是在将故事背景放在了2004年的美国大选之上。说到乔治·克鲁尼的政治偏好,他对于非洲的苏丹问题就格外让人关注,2012年3月16日美国当地时间8点45分,乔治-克鲁尼因在华盛顿苏丹驻美大使馆前示威而遭逮捕。这件事让他名声大振,而在此前他不顾风险,携一把AK27直冲南苏丹,并投了南苏丹独立一票。他还与有人发起慈善项目,专注于解决苏丹、刚果东部的危机和军事冲突。而且,他还关注中国的政局格式,并对中国当下的统治者表示了他的不满,在2008年,他还是将人权问题与北京奥运挂钩的领军人物,他曾对北京奥运会的一个主要赞助商施加压力,并一度用恶毒的言辞污蔑中国。

 

其实,他污蔑的不仅仅是中国,在《总统杀局》里,他对于美国总统大选进行的解构,还有对于权力的嘲讽,力度也一点不小。故事,先是描写了一个光彩夺人总统候选人的形象,然后通过竞选班底中的媒体发言人的视角将整个选举进行了剖析,在在外人看起来充满希望的总统竞选团队背后的龌龊与倾轧一一揭露了出来,在其中,所有的光辉形象都一一被钩沉,变得阴险不堪。

 

电影放在2011年播出,而剧本则早在2007年就已经开始了准备,因为2008年奥巴马的当选,乔治·克鲁尼为了不给奥巴马添乱,为了不让人猜测,于是将电影押后,然后移到了2011年,也没有为2012年的大选添乱。因为《总统杀局》看过之后,对于西方的民主,实在是不再感兴趣,也无法再充满期待与敬仰。这些境外势力,他们玩的,已经不是一场政治,而是权力的游戏。

 

但是,我还是那句话,美国人自己再怎么批判自己的政治制度,对自己国度的政治运作进行怎么的解构与嘲讽,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显示的也不是政治黑暗这一面。恰恰相反,他们能够自由地批判自己国家的政治,就已经是一种莫大的进步了,而且政治生平,本来也不值得像CCTV那样去刻画,唯恐别人不知道我们不幸福。正是因为他们的政治清明,所以才会有故意挑刺的作品被制作出来,以制造政治清明的对立面,这样才能产生戏剧的冲突感。就像香港的治安,在全球内来说,都是一流的,但是香港的“警匪片”却一直很火爆,如果只看电影,还真的以为香港到处都是枪战到处都是治安危险呢。真实的情况恰恰相反,这只能说是本地文化的自信,压根就不怕你去制造冲突,那种在屏幕上的冲突,正好可以提醒大家,在生活中如何去防范。

 

如果说因为乔治·克鲁尼批评了境外势力民主的丑陋就成了左左的旗帜,那才是真的脑残,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我们的朋友。克鲁尼对于中国的苛刻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而且只能证明克鲁尼是一位真正对政治关心的人,他会看不惯所有政治黑暗,不管是我们,还是美国。

 

但,《总体杀局》无论怎么说都是一部相当不错的片子,它其中的政治冲突性,还有戏剧化反转的情节,都相当的不错。而且,即便是作为一部批判西方民主的片子,也可以拿来作为对于民主运作的参照,以便在真实的民主过程中出现片中的情况。

 

想象中学时候学过的课文《竞选州长》,作者是短篇小说的大师马克·吐温,记得在课堂上,老师带着对西方民主制度好一番剖析,带着我们批判西方政治的虚伪与肮脏。但再想一下,马克·吐温在他生活的那个时代就已经可以自由地批判自己国家的政治呢。而我们到了现在,还是不能,那么,究竟是别人真落后,还是我们假进步呢?不说也罢。

  评论这张
 
阅读(196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